段誉自如愿娶到神仙姐姐王语嫣,又接过伯父保定帝的宝座当上大理皇帝,
 
一时间可谓顺风顺水,风光无限。白天受万衆膜拜,晚上暴操王语嫣,生活过的
 
很是滋润。
 
可是,柔弱的神仙姐姐岂是神功盖世的大理皇帝的对手,每每段誉还坚挺非
 
常的时候,王语嫣已是三口尽弱求饶连连,让段誉总是得不到尽情的满足。郁闷
 
的段誉舍不得伤害心上人,可老把熊熊欲火也不是办法,於是他慢慢就将注意打
 
到身边的木婉清和锺灵身上。
 
先是装做不小心透漏自己和二女并非亲身兄妹,又拿出死鬼便宜老爹镇南王
 
那里耳渎目染来的泡妞手段不时挑逗,再加上二女本身对他的情意,三人很快勾
 
搭到一块,一有机会就背到王语嫣就混在一起淫乐。身边下人当然守口如瓶不敢
 
多嘴,段誉有了三女泄欲这才能真的快活舒爽起来。
 
木锺二女随没有王语嫣的出尘气质和绝世美貌,但也是难得的美人,而且各
 
有特色。
 
木婉清如她老娘秦红棉般外表冷艳,内里火热。她身材虽有些偏瘦,但长年
 
习武让她浑身充斥着勃勃英气,腰腿匀称又有很好的柔韧性,欢好时能轻松的配
 
合各种体位姿势。况且她当年闯荡江湖,对男人横眉冷对,却对段誉情有独锺,
 
在西厦更是差点爲段誉寻死而伤在慕容复手上。如今能有段誉缠绵的机会而并不
 
有违伦常,自然当年混在江湖听到学会的百般性技伺候段誉。
 
锺灵相对青春活泼的多,锺万仇甘宝宝死后一直依耐着木姐姐和段大哥,现
 
在能和二人一起欢爱自然欣喜万分。她虽年少,但却有丰胸隆臀的火暴身材,无
 
敌的青春风情和完美娇躯更是让段誉无限喜爱。
 
这天趁着王语嫣要出宫拜祭母亲王夫人,段誉赶紧遣退文武官员,兴冲冲的
 
跑去找木锺二人寻欢作乐。三人恋奸情热,自然迫不及待的摒退下人,匆忙进房。
 
一进房间,段誉先是分别跟二女来个激情长吻,直吻的二女星目迷乱春情荡漾才
 
放过二女,拥着她们走向奢华大床边。
 
段誉自己坐到床边将木婉清抱到腿上,一面和她深吻,一面用灵活的手掌在
 
木婉清匀称的身体上游走抚摩,木婉清自然激情回应。而锺灵则懂事的先将自己
 
身上的华丽脱的只剩性感诱人的肚兜,然后从后面紧搂住段誉强壮的肩膀,用自
 
己丰满的乳房蹭着段誉的后背,并不时和转过头来的段誉对吻一下。
 
二女热烈的分工合作象是火上浇油般将段誉原本就高涨的情欲撩扒的更是一
 
发不可收拾,跨下的大鸡巴很快就坚硬如铁了。
 
坐在他身上的木婉清当然第一时间就发现段誉的生理反应,轻身离开段誉的
 
怀抱,灵活的帮段誉脱去身上衣物后缓缓俯身跪到段誉跨间,冲段誉妩媚一笑后
 
慢慢张开樱桃小口吐出香舌舔弄大鸡巴,从龟头到睾丸每一处都仔细舔过后才将
 
大鸡巴纳入口中吮吸起来,小手握住跟部有节奏的捋动。
 
段誉的大鸡巴受到美人小口香舌的安抚,他当然爽到骨子里啦,而锺灵适时
 
的从后面转到侧面,将自己饱满的身体交给段誉把玩。
 
大鸡巴在木婉清口中享受,双手又肆意揉搓着锺灵的丰满娇躯,段誉如痴如
 
罪飘飘欲仙,他一把将锺灵抱起单手托住锺灵翘挺的隆臀让她骑坐在自己身上屁
 
股顶在木婉清头上,另一只手猛然扯掉锺灵的肚兜埋头在其那对丰满乳房间狠狠
 
品味少女乳香,锺灵配合的双手勾住段誉脖子,将丰胸完全展现给段誉。
 
段誉埋头在豪乳间好好享用一番后,又擡头张嘴含住锺灵那鲜嫩乳珠,吸吮
 
舔弄用牙齿轻刮,锺灵被弄的满面潮红却仍努力挺胸,紧紧搂住段誉脖子。段誉
 
将托锺灵的手改托爲抓,大力的揉捏锺灵臀丘嫩肉,嘴巴仍在锺灵两乳间来回,
 
另一只手则下移慢慢伸向锺灵私处,先是温柔抚摩等手中已是潮湿一片,既而伸
 
出两根手指插进小穴扣弄抽送。
 
在段誉玩弄锺灵美好身体不亦乐乎的同时,木婉清并没有暂停吹箫,相反更
 
是卖力服侍着,认真的吸舔着不时还使劲张开喉咙让段誉的大鸡巴深入浅出,让
 
段誉如登极乐。
 
怀里的锺灵被段誉指操的淫水几近泛滥,呻吟的嗓子都快干了,而跨间的木
 
婉清憋得都快出不及气了,累的嘴巴都有些木然了,那巨大的鸡巴虽是青筋暴起
 
坚硬更甚,但仍然不见段誉发射的迹象。
 
抽出小穴里的手指拍了拍锺灵隆臀示意她下来,锺灵顺从的勉力站起来,又
 
拉起木婉清,三两下拔掉她的衣裙然后拉到怀里。
 
一如玩弄锺灵的方法手口并用的刺激木婉清全身敏感区域,而锺灵则接木婉
 
清的岗位爲段誉口交,所不同的是她还有丰满大胸……
 
一会之后,段誉见怀里的木婉清早已情动如潮,而自己的雄伟阳具也在两位
 
美女的刺激和锺灵的灵活口舌及丰满豪乳爱抚下狰狞尽露怒挺如杵,再不甘心望
 
梅止渴。
 
他一把拉开锺灵让大鸡巴从锺灵温暖小口中抽出,自己躺在床上将木婉清抱
 
起放到身上,让她先当当女骑士。木婉清早被挑逗得欲火焚身,得到段誉要进攻
 
的信号,马上立起身子跪坐而上,伸出纤纤玉手抓住兴奋跳动的肉棒,对准穴口
 
急急导入。
 
小穴早就分泌了许多爱液充分润滑了,大肉棒毫无阻隔的齐根而入直抵花芯,
 
一个是饥痒的蜜穴突然被填满欲要撑破,一个是难耐的肉棒突然进入温暖湿热的
 
紧窄桃源,两个人都是舒爽满足的叹吟口气。
 
木婉清不待自己的紧穴完全适应粗大肉棒就立刻挺着柔软腰肢快速上下套动
 
起来,段誉也时不时的挺动屁股冲刺一下让木婉清爽的如在云端,一时间屋里满
 
是性具撞击的「啪啪」声音和木婉清似愉悦又似痛苦的闷哼和呻吟。
 
锺灵也没有把自己当个观衆,她在第一时间就跟着上了床,见木姐姐骑在段
 
大哥身上摇动起来,赶紧俯身到段誉身旁,吐出灵巧小舌头亲舔段誉英俊的面庞
 
和强壮的上身,大胸则完全交给段誉玩弄。木婉清用娴熟高超的骑术磨碾摇动,
 
锺灵灵活专注的亲舔,让段誉也爽翻天了。
 
他止住亲舔还在他乳头的锺灵,让她也骑到自己身上,分开玉腿擡头吻上锺
 
灵的美鲍,用自己的鸡巴和嘴唇同时照顾两个美女。
 
木婉清坐用着巨大肉棒还有段誉不时的有力冲击,自是美妙无比,大声浪叫
 
着;锺灵在木婉清浪叫的影响和段誉灵活嘴舌的吸舔轻咬下,自己不断揉搓着大
 
胸,淫水狂流,也尖声浪叫呻吟;段誉大棒插在木婉清湿热紧窄小穴里随着木宛
 
清磨动快感如潮,又快活品尝着锺灵的青春蜜汁,呼吸沈重奇爽无比。
 
房间里温度急深,空气也充满淫荡,充斥着一男两女或痛快或欢欣的呻吟和
 
呼吸……
 
木婉清骑动了好一会终於渐渐力竭动作慢了下来,段誉见状立即放开锺灵,
 
翻身虎扑在木婉清身上,架起其修长双腿,大鸡巴在穴里轻轻搅拌两下后,就开
 
始快速抽插起来。
 
木婉清从一开始就被段誉高超的调情手段弄的满腔欲火,又当了好一会女骑
 
士耗费许多力气,此刻又被段誉压在身下猛干,火热滚烫的大鸡巴紧帖着肉壁带
 
起爱液飞溅的在自己狭窄的穴里急进急出,硕大的龟头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自己
 
温热的花房,她只觉快活无比,自己的灵魂也随着段誉的抽插跟着飘飘荡荡一会
 
天上一会地下如在仙境。
 
木婉清十指紧紧抓着床单,如泣如诉的欢叫,呻吟,呢喃着:「……啊,啊
 
……段郎,段郎……你好……好强啊……大……鸡巴……大鸡巴要……要把人家
 
……把人家操……操死了……啊,啊……好,好美……啊……」
 
段誉被木婉清此时的浪相刺激的更是邪火高炽,双手猛的抓住木婉清那略小
 
却很娇翘的粉嫩奶子狠狠揉搓,挺腰用上更大的力量更大频率的抽送。
 
木婉清被操的两眼直翻,嘴里连一个连贯的音都吐不出来,只是呜呜啊啊着。
 
突然,段誉感到木婉清小穴一阵急速收缩,赶紧停下冲击来,大鸡巴塞在静静小
 
穴里。
 
果然,伴随木婉清一阵高亢的「啊!……」,许多滚热的爱液急速打在龟头
 
上,让有所防备的段誉也差点精关大开,而木婉清叫了声后再无声响,全身潮红
 
的两眼翻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大鸡巴从湿泞泞的阴道抽出时又带出大量淫水,而木婉清身下更是湿泸泸一
 
大片……
 
段誉刚从木婉清穴里抽出大肉棒,一旁的锺灵就象蛇一样缠了上来。原来,
 
刚才段誉狠干着木婉清,锺灵就一直在边上忽而亲舔磨蹭段誉,忽而出手摸抚木
 
碗清,她早就情动又被活春宫逗的天雷地火淫水泛滥,现见木姐姐已登极乐段大
 
哥的宝贝仍坚硬如铁,知道该是自己来享用那妙绝人世的大家夥了,所以迫不及
 
待的缠上前去。
 
段誉自晓得还有个小宝贝要喂,眼见锺灵急不可待,邪魅一笑后,马上把锺
 
灵拉了起来。段誉将锺灵拉到床头,让她扶住床杆背对自己躬好身子,淘了一把
 
湿泞泞的小穴后,就从后揽住锺灵,猛的将犹沾着许多淫水的大鸡巴整根插进锺
 
灵那湿润温热的桃源小洞。
 
「啊!……」骚痒难尽的小穴突然被滚烫的带着无限热力的大肉棒塞满,逼
 
洞从极度的空虚到满足的都要爆炸,锺灵忍不住芳心一抖娇躯微颤,发出一声能
 
把天龙寺高僧枯容大师听到都要提枪举棍的吟叫。
 
她的一声叫就象烈性春药一样把段誉勾的老高,双掌粗暴的握住那对豪乳,
 
红着眼粗着呼吸大力的冲刺,似要自己都刺入锺灵身体的疯狂抽插。他的每一次
 
插入抽出都使上全力,大龟头狠狠撞顶到子宫,硕大的两颗蛋撞在丰厚臀丘上
 
「啪啪」作响,整个大床都随着他的剧烈动作摇摆起来。
 
锺灵的小穴受到段誉近乎狂乱的攻击,给她带来一波波如潮的快感,感觉自
 
己象是大海上的小船一样在段誉的抽插下忽高忽低,又象被风浪吹翻的小船一下
 
就被无边的快感淹没,锺灵迷乱了,疯狂了,高声嚎叫:「……啊……啊……恩
 
……段,段大哥……你是,是我……我的亲……亲哥哥……亲爹爹……人家,爱
 
死……爱死你……和,和你……的大……大鸡巴了……小穴……啊,要……要爆,
 
爆了啊……呜,呜……」
 
她的叫喊让段誉猛的想起在外人面前还是同父异木母的兄妹,她的亲老子还
 
是养了自己二十多年的便宜爹,这给段誉带来另类的乱伦刺激和快感,让段誉更
 
加兴奋和疯狂。段誉的兴奋和疯狂给锺灵带来的如潮快感接连不断,让她手脚也
 
变得发软发颤,若非段誉扶搂着就要往下栽倒了。
 
段誉把锺灵放到木婉清身边,分开雪白玉腿,大鸡巴狠插入体继续大力操干。
 
锺灵被他给予的快感早弄的目眩神晕,嗓子都叫哑了,只知道张开门户放任段誉
 
的阳具在自己小穴里进出游玩,轻声哼哼啊啊着。段誉继续在锺灵饱满美好的躯
 
体上驰骋了好一会,渐渐感觉也要到了发射的边缘,喘着粗气加大速度力度一阵
 
急速冲锋。
 
此刻已从极乐高潮中醒转过来的木婉清发现段誉快要射了,赶紧起身用全身
 
美妙之处磨蹭段誉,以助高潮来得更快更猛烈。终於一声闷哼后,在锺灵的蜜穴
 
深处一股滚烫浓精喷薄而出,而被这股浓精一冲一烫,锺灵也「啊」的一声再次
 
泄了身,被强烈的高潮冲击的眩晕了过去。
 
射过后段誉舒爽无比,但也累的很,抽出还挺拔着的大鸡巴在锺灵身边躺了
 
下来。木婉清赶紧趴下张嘴爲他清理,收拾完后,才温顺的从另一侧躺进段誉怀
 
抱。
 
段誉搂着赤裸佳人满足的叹口气,正想和木婉清对个嘴调下情,突然听到窗
 
外有个细微的声音,段誉暴起喝道:「是谁!?」
 
随即扯过一件外袍披上就展开淩波微步追了出去,天下间能在武功修爲上和
 
他一争高下屈指可数,轻功高明过淩波微步更是寥寥无几。段誉三两下就冲到窗
 
下那人面前,待看清那人面貌,再无法动弹分毫……
 
「啊!?你怎麽……」饶是段誉口才十分出衆,陡然也不知道说些什麽,尴
 
尬的站在原地,手脚都不知该放在哪里。
 
没错,窗外那人就是段誉的老婆——神仙姐姐王语嫣。只是,此刻王语嫣哪
 
有半点仙女的出尘淡然?只见她双腿紧并,俏脸粉红,双眼水汪汪的,分明有蕴
 
含着浓浓——春情!骤然见段郎站在自己面前,王语嫣也有些手足无措,傻傻的
 
立在段誉面前。
 
「段郎,怎麽……啊!?」不见动静的木婉清,随便披个外衣跟在段誉脚后
 
出来,刚出房门正准备问询,可一见到王语嫣就傻眼了,呆站在门口。
 
一时间气氛诡异尴尬,段木二人僵立着不能言语,王语嫣也有点反应不过来。
 
这样,持续好一会,还是王语嫣率先回过神来,她先四周望望确定没有他人,才
 
对二人说到:「这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我们不如先进房吧。」说着就先擡
 
脚走进房间,段木二人只得无奈跟随。
 
这房间里刚刚进行了一场一龙二凤的盘肠大战,空气中还弥漫着淫靡,而最
 
让人抓狂的是——段木二人都是急忙出来,并没收拾战场——刚刚欢爱三人的衣
 
物还遍地堆放着,还身处高潮余韵没有醒来的锺灵还赤裸着躺在床上,而且……
 
此刻的锺灵刚好暴露在王语嫣眼前,从王语嫣的视角刚好还可看到锺灵那翻张着
 
的阴唇以及从里面正在外漏的精水爱液混合物……段木二人尴尬更甚。
 
「语嫣,……」
 
「语嫣妹妹,……」
 
段木二人同声想开口,却又不知该说什麽,听到对方开口又马上闭口,又冷
 
场了。二人相视一眼,尴尬低下头来,木婉清更是羞愧万分。而王语嫣自进房来,
 
就一直沈默不语。屋里的情况她当然一眼就看清楚了,但反常的没表现出半分惊
 
讶和愤怒,相反脸色更红,眼中的秋水更浓更亮……
 
段木二人一直都关注着王语嫣的脸色,眼见她的神态,均觉奇怪。段誉以爲
 
王语嫣肯定是悲愤过了头,这才涨红了脸,眼中蓄满泪水,心想自己大男人应有
 
担当,她要怎麽责罚自己担下就是了。
 
赶紧站出来道:「语嫣,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跟她们无关。你……」可他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王语嫣伸手打断,王语嫣径直走到木婉清跟前,后者心虚的低下
 
头,但却没躲闪。木婉清想到语嫣她娘王夫人的妒忌狠毒,不知自己会被王语嫣
 
怎样羞辱,但自己毕竟对不起她,自己愿打愿罚只求能留在段誉身边。
 
正当木婉清不安猜测,王语嫣已走到她身边。没有打骂没有羞辱,王语嫣出
 
人意料的轻轻握起木晚清的手,笑着用特有的姑苏软语对她说到:「木姐姐,其
 
实我早就来了,哦,就是从你们一进房就在了……」说到这儿,她自己也是满面
 
羞红,眼眸若水。
 
段木二人都奇怪王语嫣爲什麽先说这个,段誉更是惨愧不已,以自己的武功
 
居然没有察觉有人靠近,那一定是刚才太放纵了。王语嫣似乎也猜到段誉此时想
 
法,向他投来一个若有深意的眼神。段誉见到更是惭愧更甚,但奇怪的是,王语
 
嫣的眼神中似乎还有别的什麽,那是种让他心热情动的东西。
 
段誉继续胡乱猜测着,木婉清仍在疑惑羞愧中,王语嫣那好听的声音又在二
 
人耳边响起:「其实,我早知道段郎和你们的事了……」说到这儿,又递给段誉
 
一个似嗔似怨又似——引诱的眼神,搞的段誉又愧又荡。
 
转眼见木婉清神色渐苦,赶紧又道:「木姐姐,我并不怪你们的。想必你也
 
知道,我和你还有锺灵才是亲姐妹,我们……段郎的本事你我都知道的,我一个
 
人承受不来……我想,不如我们姐妹以后一起服侍他吧……」说罢已是满面通红,
 
眼中秋水都快滴出来了。
 
木婉清听到这话,既是惊讶又满是感激,拉着王语嫣的手忙不叠的答应。
 
段誉满是感激,他大步走上前将王语嫣抱在怀里,深情一温大声说到:「好
 
语嫣,你真是我的好老婆,你真好!」
 
王语嫣甜蜜一笑,回应一记香吻,靠在段誉怀里对他娇声说到:「我的傻夫
 
君,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啊。以后你可得好好对我们姐妹哦……」
 
见段誉满口答应,王语嫣突然伸手透过薄薄外袍抓住那让她又爱又怕的大家
 
夥,土气如兰的在段誉耳边说到:「现在,亲爱的夫君大人能宠宠你的好妻子吗?」
 
说着,又投以诱惑的眼神。
 
段誉看着那如花的脸庞,白皙的肌肤上遍布春情,大眼中的秋水直要把人溶
 
化……再想方才王语嫣的一言一行,看来听墙角看春宫,也早让她春情汹涌了。
 
仙女发春绝对是给男人的最好春药,王语嫣的媚态立即勾起段誉的火焰,再
 
不多言,段誉横抱起神仙姐姐就大步向大床迈去。木婉清略做迟疑,还是马上就
 
跟了上去。随着神仙姐姐的一声仙音吟唱,房间再次火热起来,又一场大战拉开
 
了序幕……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大理镇南王的三个私生女都成了他的便宜儿子的女人,
 
真是不得不让人感叹。从此之后,段誉就在后宫之中和三位美女「性」福的生活
 
在一起,夜夜欢好,令大理皇帝炼就威猛无比的神剑六脉之外的第七脉!